我有两个孩子,一个是儿子,另一个也是儿子 - 20220712

screenshot-20220712-213533.png

现在我的同龄人生孩子就很少,越在大城市生孩子越少。都说压力太大,房价太高,教育成本太高等等,他们说得对,但他们没想明白的是,只生一个孩子的话,压力没有减少,只是转移了。自己压力是小了,但将来孩子的压力就会大很多,如果都是独生子女,那么孩子将来需要照顾四个老人,他们还敢生孩子吗?

PLG,反着道之动 - 20220701

随着用户增多,有些用户来咨询了解团队版相关,甚至还有企业用户过来咨询。这是好事。

最近我也见了一些投资人,大家也很关心团队版,企业版,商业化问题,确实可以理解,因为对方投资的本质就是要赚钱。

随着沟通,我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沟通越多,我越希望尽快推出团队版本,因为他们想要,因为我考虑后续融资。

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敢为天下先-20220623

来公司路上,一直在思考一句话: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敢为天下先

原文出自道德经第六十七章“我有三宝,持而宝之: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敢为天下先。慈,故能勇;俭,故能广;不敢为天下先,故能为成器长。”


关于慈,我想到了,父慈子孝,我有2个儿子,我靠威严去教育孩子,但这属于最常见,最不负责任且还有后患的教育方式。如果真的爱他,那就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。这点上,我需要改进,多用慈。

日常工作和生活中,也是一样,慈很重要,慈的价值远比我们认为的重要。勇,只是一时的。

定义时代的产品- 20220619

划时代的产品,都是定义时代的产品

只有定义时代的产品推出来,才是新时代的开始。

定义一个时代产品很难,但必须这么做,且要做到,这是所有创业者的使命


思考深度决定未来前进距离,场景是很重要,但场景往往容易局限,基础软件更重要。

我跟投资人聊,好几个都说,如果是当初(上一轮,再上一轮)我们遇到,我们也会果断出手,我说如果真是哪个时候遇到,可能你们也不会初始。

这就好像很多人看茅台股票,都说现在太贵了,如果是早一些时间遇到就好了,一定会买。

今天办了件傻事-20220617

今天周五,一个值得开心的一天。晚上9点多下班回家,到家吃饭~

饭后我在厨房看到2个哈密瓜,有点蔫了的哈密瓜,我说这是捡的嘛?

因为我想大概率不会是谁送的,因为送人一般应该会挑好的,

如果是自己买的,那就更不应该了,我还问了下丽娇,丽娇说不是她。

当她说不是她,我一瞬间明白了。

这是老爸今天去菜市场给买的,也是好心给家里买点水果

然后不是很新鲜的,也不耽误吃,价格还便宜点,就给买回来了。

后来老爸也从屋子里出来说,基本没花钱,捡的~

开始抛头露面 - 20220615

今天是6月15日,感觉是年中的日子。

今天我们的第一次正式的PR发出来了,GGV采访视频,这意味着我们正式暴露在阳光下了。

我前几天说想写本创业清单,昨天盛凯也说我可以试试做个个人IP,之前我们有个实习生小妹妹也给过这样的建议,我再我们运营团队中也问了下,大家也反馈可以试试,我自己其实也一直想试试,有点小冲动。

其实我属于内向的人,所以会写,但其实并不喜欢公开表达,其实这点我和老罗有点像,其实这可能就是道理吧。

张小龙也是极其内向的人,马化腾也是,这俩一个做了个QQ,一个做了个微信。因为可能只有不愿公开表达的人才知道人们到底喜欢和需要什么,毕竟这个社会大部人都是内向,偏向独处,不喜欢演讲。

瓶颈理论&瓶颈思维- 20220611

今天下午用4个小时参加了一场闭门会议,对于我来说就是学习:瓶颈理论&瓶颈思维

先说说什么是瓶颈理论,

瓶颈理论的定义是:任何系统必然存在一组少数的制约因素(瓶颈)决定系统的整体产出。

私域就是产品的一部分 - 20220609

昨天团队一起去团建了,庆祝我们突破一个小里程碑,结果因为疫情一直没去,昨天圆梦了。


说说今天的思考,我认为私域本身就是产品的一部分。

就好像品牌一样,品牌就是产品的一部分,只是很多创业者不以为然。或者没意识到品牌的重要性,这里说的品牌,更多是指品牌的名字。


社群运营的好,甚至本身就是一个产品。

前一段时间认识了一个朋友,他们做了个公众号:西二旗生活指北

他们团队非常精简,公众号粉丝近百万,私域用户10万+。生活非常,非常滋润。注意是非常滋润。

多关注一些看不见的- 20220607

高考第一天,十多年前的今天,我也在考场,高考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下雨。

今天早上,确实也下雨了,零星下了一点点,嗯,这很高考。

我猜测未来几天内也会下雨,因为有太多人没考好。


昨天,我们办公室搬家了,搬到了一个更大的地方,人均面积至少提升 50%,也有我们自己独立的小会议室了,也有小露台了,也有小餐桌了,这是再向好发展。

我们往往容易关注哪些看得见的事物,比如下雨,吃饭,搬家。

其实还有很多是我们看不到的东西,而往往哪些东西可能更重要,把可能去掉。它们确实更重要,因为被忽略。